<cite id="px5bx"><video id="px5bx"><thead id="px5bx"></thead></video></cite>
<var id="px5bx"><strike id="px5bx"></strike></var>
<cite id="px5bx"><span id="px5bx"><thead id="px5bx"></thead></span></cite>
<menuitem id="px5bx"></menuitem>
<cite id="px5bx"><video id="px5bx"><thead id="px5bx"></thead></video></cite>
 
許昌日報客戶端

請用瀏覽器掃描下載

關 閉

紀錄片《幕后》第三集:引導員(上)

摘要:

2021年10月3日,來自北京地區8所高校的263名學生來到首都體育學院,她們自愿報名參加了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引導員選拔。這一天開幕式總導演張藝謀要對她們進行第一輪面試。這次面試,張藝謀和導演組通過形體、微笑和步態三個方面,對引導員進行了評定。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開閉幕式總導演 張藝謀:我們選一些年輕的大學生們來當引導員,當然希望個頭要高一點,因為運動員都是很高大的。其次就是端正,形體很協調,最重要的是要表現出非常年輕的,年輕人的精神面貌。這么說吧,從運動員的角度來說,他在進會場之前,他第一個看到的應該是他的隊伍的引導員。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分場導演 楊嶸:以前的引導員,2008年是全國甄選。2008年的時候可能全中國都是提著氣的,要展現上下五千年的那種,這次我們松弛下來了,我們可以娓娓道來了,不要背負五千年的文化歷史的訴說了。所以我們整個的文化就很自信了,我們從北京的高校、從志愿者里邊來選拔。

這次選拔,導演組暫時圈定了122人,平均身高1.73米。

參照4年前的平昌冬奧會,有91個代表團參加了那屆開幕式,這也就意味著被留下的這些候選人一定還會有人被淘汰。面試結束,張藝謀還對引導牌的呈現和動作細節進行了初步敲定。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開閉幕式總導演 張藝謀:第一印象很重要,她的服裝,她的美感,她的牌子的設計,方方面面,因為運動員是主人,所以我們當然對每一個國家在這些方面都是要下功夫的。

盡管這次引導員的招募主要是集中在藝術類院校,但是征集上來的這批志愿者大都不是禮儀相關專業的學生。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分場導演 鄭亞鑫:我們遇到最大的問題就是這些孩子們不會站、不會笑、不會走,這個在咱們看來正常人都是可以的站、走、笑,可是大型活動這個場面會吃沒的,即使這個機位推得很近,你整個的狀態不好。

這次開幕式引導牌確定為一片雪花,因此舉牌方式從傳統的手持改成托舉,這個看上去簡單的動作練起來,遠沒有那么輕松。

在122名引導員當中,北京服裝學院的學生最多,共21人,她們大多數來自服裝表演專業,無論是身高還是步態,她們的整體實力要高于其他高校的學生。集訓一個月之后,總導演張藝謀需要看一下引導員的服裝和引導牌的舞臺效果,導演組就從她們當中選派了19人第一次走進了鳥巢。候場區和舞臺之間隔著一道中國門,這道門開啟前,引導員們對即將看到的一切還一無所知。

尹妍婷在這次走臺時被安排在了第一個出場,那天只有她和站在隊尾的刁月涵換上了引導員的服裝,隨著中國門的打開,這19位引導員第一次登上了開幕式的舞臺。

 北京服裝學院 服裝表演專業 荊典:一進到那個場館的那一刻,瞬間我就感覺到大家就瞬間都不說話了,而且導演在耳返里面和我們說,這是你們走過最大的一個T臺,也是你們走過最盛大的一場秀。

這次走臺大部分人拿的都是代用道具,只有首尾出場的兩個人用的是做好的引導牌。這是雪花牌第一次在鳥巢被點亮,和它一起閃閃發光的還有這段難忘的經歷。

北京服裝學院 服裝表演專業 刁月涵:我覺得拿著中國牌子走上場的那一刻還是非常震撼的,并且當時鳥巢特別空曠,《歌唱祖國》那個音樂一響起來,內心就真的很激動,今生難忘。

第一次合練結束之后,張藝謀在總結會上對引導員的服裝提出了修改意見。11月底,引導員正式進入鳥巢排練,隨之而來的就是不定期的大合練,所有的代用道具都被換成了正式的引導牌,這也就意味著引導員的排序不再是按照學?;蛘呱砀?,而是根據每次合練被分配的國家和地區順序入場。

大家開始對手中的引導牌有了自己的想法。

今天是開幕式前的最后一次合練,合練前張藝謀和入場儀式環節的所有導演在備場區,對122名引導員進行了第二次面試。這次面試所有人都換上了引導員的服裝,按身高排序,6人一組依次進行了簡短的自我介紹。

一輪面試之后,張藝謀圈選了12位在身高和形象上比較突出的候選人進行了第二輪面試。

根據面試結果和幾次合練的表現,導演組對引導員的序列號進行了一次大規模調整,在接下來的兩次帶妝彩排中,排在第一位的希臘引導員都是來自北京服裝學院的大一新生楊萌。

北京工業大學是這次引導員的參與院校中唯一的一個工科學校,她們只有4個人入選。1月22日開幕式將進行第一次帶觀眾彩排,但是前一天上午她們學校的蔣蘇萍眼角周圍出現了嚴重的過敏癥狀。

這一天傍晚北京開始大規模降雪,但是為了確保第二天的帶觀眾彩排萬無一失,引導員還是按照原計劃來到了鳥巢進行排練,蔣蘇萍也并沒有因病缺席這次演練。

排練開始前,入場儀式的分場導演楊嶸特意提前來看了一下場地,盡管雪還沒有停,但是當天的彩排任務就和這天氣一樣,是一件不容商量的事。

排練前,導演組公布了新的序列號,希臘代表團引導員從上一次的楊萌換成了身高1.83米,性格更加外向的荊典,中國代表團的引導員還是刁月涵。因為運動員看臺臨時進行了調整,大部分引導員的下場路線都發生了變化,上場前楊嶸又專門趕到化妝區,對這次排練的重要性進行了強調。

因為天氣原因,當晚的排練只能分段進行。導演組先是帶領引導員在場地里熟悉了各自的下場路線。

在出場口的通道里,這里是最容易出現閃失的地方。雨雪天氣地面濕滑,導演組特意在這里安排了適應性訓練,因為未來三天的天氣預報都有降雪。

彩排開始前,開幕式服裝造型總監陳敏正特意來到化妝間,結合服裝,為那場彩排上中國的引導員刁月涵進行了定妝。

在引導員服裝的設計中,陳敏正認為最大的亮點就是15款造型各異的虎頭帽。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服裝造型總監 陳敏正:真的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就沒有屬于咱們中國人自己的帽型,所以這是給我們在整個設計造成了很難的一個點,用什么樣用什么樣就用到最后就和我們的裙子是一個道理,就是裁剪的板型是可以是全人類的,就不要非得去追究中國的一個什么特色,但是虎頭的這種虎年的剪紙方式、繪畫感覺這是中國獨有的。

正是因為虎頭帽概念的引入,引導員的服裝也發生過一次顛覆性的調整,最初的設計方案里并沒有雪花元素,主色調也不是以藍白為主。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服裝造型總監 陳敏正:小燕子飛回,底下是山山水水,其實也是蠻美的一個意境。但是后來說它那個綠和白的顏色比較尷尬,沒法表現虎頭,因為什么呢?你要是給它做一個這樣的虎頭,做一個綠帽子,綠色的虎頭戴頭上,中國人是忌諱的。

這次彩排之前有10位引導員被淘汰,候選人縮減到了112人,因為上場人數一直暫定在91位,所以每次都會有21人被列為替補。

來自北京電影學院的陳彥冰在完成一次彩排之后,就被劃到了替補名單當中。

北京電影學院 表演專業 陳彥冰:這個當時其實我是沒什么預感的,我一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非常非常崩潰,非常驚訝,然后我就一直在回想我有什么做得不足的地方。但是我想我不會放棄的,我會一直堅持下去,我會在私下更加地努力練習,然后讓導演能夠看到我的進步。

當陳彥冰和其他替補引導員只能在備場區憧憬下一份新的序列名單的時候,91位引導員第一次在上萬名觀眾面前點亮了手中的雪花牌。每一次彩排就如同一道關卡,只有闖過每一關才能站上夢想的舞臺。

隨著中國門的落下,又一場彩排結束了。

1月25日是中國的傳統節日小年,午休之后,服裝學院的姑娘們陸續開始化妝,準備前往鳥巢。今天導演組并沒有安排排練,只是從她們當中挑選了10個人去進行帶妝走臺,配合轉播調試。

和她們相比相對穩定的是刁月涵,在最近幾次演練中,她都被安排擔任中國代表團的引導員。這個寒假她正面臨著畢業。

北京服裝學院 服裝表演專業 刁月涵:我其實是想考研的,但是現在不是冬奧嘛,然后今年大概就是取消了這個選擇,可能會在明年選擇一個考研的方向。

考慮到學生們今天會回來得比較晚,學校特意安排食堂在她們出發之前為她們準備了餃子。

參與這次演練的幾位引導員一直都在序列中比較重要的位置,后面的競爭也是在她們之間展開的。

當天的演練安排應該是一直以來最輕松的一次,但也是不尋常的一次。因為參與的人少,時間也比較充裕,彩排前導演組難得和引導員們圍坐在一起,大家開誠布公地進行了一次交流。

責任編輯:

附件:

精品无码久久久久国产,国产精品无码一二区免费,无码国产在线观看二区,十八禁男男腐啪GV肉真人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